快樂是如此簡單


我喜歡吃紅豆包,香港沒有人會做紅豆包給我吃。回到嵩山禪院,行觀師兄每次都會為我做豆包。我沒有要求,也不該要求。這是她的心意,因為她知道我喜歡吃豆包,我每次回到禪院她都會親手做。